箱庭15
共20章,专题:箱庭

诺丽艾拉·霍恩海姆是南方霍恩海姆教国的人,从她的姓氏就能知道诺丽艾拉是这个国家的公主,最高掌权者的宝贝女儿。

教皇之女诺丽艾拉为了地区的和平远嫁他国,然而就在诺丽艾拉婚车前进的路上发生了意外——

“诶嘿~这个车队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呢~”

殷清风双手叉腰摆出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看上去十四五岁的少年阳光帅气,年纪轻轻的他已经成为了这货强盗的头目,其实真的很了不起。

“小的们,给我上!男的杀掉女的留下!金银细软悉数运来!”

作为箱庭online测试员二号的殷清风很早就在这个世界生活,因为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时间流逝不同,仅在现实时间十个月的时间,在箱庭世界就度过了十年。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殷清风的小弟听从其指挥一拥而上,为数不多的小弟们人手装备略显现代部队的枪,如果放在二战的话这些枪械看起来明显先进,但是在现代来看也只能算是古董。

不过此物如果出现在中世纪,那可就不得了了。

殷清风看着小弟们摆出三三式的突击阵形,三人一小队九人一大队各自手持枪械冲向豪华马车,随着枪声的响起不出一会马车的守卫全部沦陷,其守卫全部都被击毙,车队中豪华马车上的侍女与看上去非常高贵的女性全部都被捕捉。

“好的小的们,干的漂亮!今晚大鱼大肉随便吃!抢到的金银财宝之后都分给附近的穷人!”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至于这些看上去就很高贵的女人…啧,穿的还真是豪华啊,想办法卖掉支援被教国迫害的百姓吧!”

诺丽艾拉与她的随从们听到这句话后就被山贼手下打晕,之后发生了什么就不知道了。等她再次醒来,脖子上已经被戴上了金属项圈,周围的侍女也都消失不见不知道在哪里。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的山贼!这和说好的不一样!明明说好的假装被劫持然后远走高飞的!”

愤怒的诺丽艾拉完全明白如今自身的处境,金色的发丝夹杂着汗水黏在嘴巴上,坚毅而又愤怒的表情让她看上去值得依靠,身上所散发出的高贵气息让她与周围和她同样处境的人显得格格不入,仿佛就像是这群人中的领导者一样,屹立在人群之中。虽然说大家都坐在草席上没有人站着。

诺丽艾拉愤恨的咬牙切齿,用且用手遮挡住一丝不挂的身体。她的怒吼并没有在地牢中得到回应,反而因为宽广的地牢造成回音,整个地牢被关押所有人都听到了她刚才的话语。

不过没有人敢对她的发言做出回应,毕竟这间地牢除了关押的‘员工’外,还有管理人员在场。

随着哒哒哒的脚步声逐渐靠近,原本还趾高气昂的诺丽艾拉变得萎靡不振,可怕的脚步声踏在坚硬的石板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不但是诺丽艾拉,整个地牢中所有人都被这走路的声音把心提到嗓子眼不敢出声。

“芜湖~这位可爱的小猫咪,您说这话就不对了哦~我们加雷斯城从来都是通过正当手段进行交易的~你会出现在这里也是通过正常手段送到这里来的~”

迈着可爱步伐的少女……不对,只是外表看上去的少女撩着樱粉色的头发,如果不发出声音的话绝对会被当成妙龄少女……

“我可是被绑到这里的!才不是什么正规手段——”

当诺丽艾拉一开口反驳,如雷声响的鞭子就在诺丽艾拉身上绽放开来。不过诺丽艾拉从外边看上去没有一点伤痕,可是疼痛却清楚的从皮肤传达给肉体。但是奈何诺丽艾拉是女中强人,即使被鞭打也没有从嘴里露出一丝呻吟。

“你的称呼错了哟~在这里所有人都必须称自己为贱奴~否则的话——”又一声鞭响在诺力艾拉身体上绽放开来。“下场就是这样。所有人都清楚了吗?”

在地牢中大部分的女性都点头,也有少部分的人颤抖的从口中露出“贱奴清楚了…”的微弱话语。唯独诺丽艾拉还在负隅顽抗,丝毫不松口。

“不错,你应该也清楚了对吧?”咬紧牙关没有任何回答的诺丽艾拉用有力的双眼紧盯着挥舞鞭子的男人,紧接着鞭声再次传来——

“在加雷斯城内,贱奴们在没有被要求下不允许抬头~听懂了没?”

又了刚才小部分人齐声喊出后,这下大部分人都小声嘟囔着“贱奴清楚了…”并低下头。当然也有好奇心旺盛的人抬头继续观看情况,不过无情的鞭子重重的落在那个人的身上,引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叫。

“噫!!!啊!!!呀!!!好、好痛!!!!好痛苦啊!!!!!”

随即又一鞭子打再她身上,边打还边说“我可没让你说话,谁让你喊的?”第二鞭抽打在身的时候就痛晕了过去。

“那么,你还不明白吗?”

诺丽艾拉又遭到一顿毒打,痛苦虽然能够忍耐,但也是有极限的,目前也并没有说只要低头就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消失,在痛苦的劝说下诺丽艾拉最终低头小声回答道“是、是…贱、贱奴清楚了……”

这就是诺丽艾拉被绑到加雷斯城后的遭遇,当然事情还远远不止如此,在被‘主人’买走之前等待着诺丽艾拉的是无止境的‘教育’,这种教育会让人痛不欲生撕心裂肺。

在加雷斯城中奴·隶商会里,从事‘教育’业者都会活用只有在奴·隶岛才会盛产的一种特产,触手。

曾经诺丽艾拉在被‘教育’的时候就尝过这种特产的滋味,这也是让原本强势的美女变得怯弱的原因。至于具体如何教育的,诺丽艾拉并不想回忆,不过在被带到特殊诅咒道具商店之前,她的身体中一直都有这种东西存在,从来没被取出过。

不过为了不引发混乱让这种特产到处乱跑,在诺丽艾拉被分配到商店员工之时才将此物取出,绑住手臂的绳子束缚双脚的脚镣都在此时得到解放,除了脖子上的禁魔项圈。

至于诺力艾拉为何现在会想起这些事情,这全都是因为她在小木屋门口看到了非常惊人的事情,一个精灵正对这个道具商店的店长做——

“出去!”

“啊!是!两位主人的新衣服贱奴就放在门口了——”

“出去!立刻!马上!”

手足无措的诺丽艾拉把东西放下后马上退开,如果惹怒了两位主人的话自己会落得什么下场她是非常清楚的,现在回想起触手深渊中那些被吞噬双目无神的少女们诺丽艾拉就打了一个个寒颤。

至于逃跑?在加雷斯城度过了半年的诺丽艾拉早就忘记逃跑两个字真没写了,在她的心里现在只有服从二字。至于诺丽艾拉为何从原本的女强人转变如此之快,这其中的记忆诺丽艾拉完全不想回忆。

站在门口的诺丽艾拉手足无措的等待着二位主人的出浴,她知道目睹了不该看的东西是要遭受惩罚的,但她也只能等待惩罚的降临,心脏扑通扑通的跳跃,恐惧感也越发的深邃。

不知等了多久,名为梓涵的店长与雅琳的助手二人都红着脸从木屋出来,不敢抬头看主人脸的诺丽艾拉察觉到二人已出浴,立马在二人面前下跪,并说“主人,刚才贱奴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请主人大人惩罚……”

梓涵哪里见过这个架势啊,原本在现代社会生活的梓涵最多也只从新闻和电视剧看到过下跪,头一次出现在自己眼前而且还是面对自己下跪梓涵立马僵在原地。

“呃……梓涵?要不让她先站起来?”

“啊!对对!赶紧起来吧!惩罚什么的之后再说,快去干活!”

梓涵被目睹了害羞的事情本来想要训斥一番闯进来的‘员工’,可是看到这个架势梓涵连原来的害羞都忘记了,更别说什么惩罚,她是不会做这种事的,最多也只会让别人罚抄二十遍出师表这种毫无作用的惩罚。

而被说惩罚之后再说的诺丽艾拉,其内心立马僵住,上次遇到这种情况还是在第一次碰到触手之前,心里想着自己凶多吉少了的诺丽艾拉双目含泪起身,头也不敢抬的走进外表看上去像洞窟的商店内。

“咳咳,梓涵,我觉得现在不应该教你魔法,应该先从常识教起……”

“为什么?”

“因为刚才那种情况在加雷斯是常识,犯错就会跪在别人面前。一边来说也都会意思一下把脚踩在头顶惩罚一下,说稍后惩罚的意思就是……”

雅琳没有再说下去,而是手指在自己脖子的位置抹了一下,雅琳所表达的意思非常清楚。

“啊这?我、我可不想做这种事诶?”

“那一会你要稍微惩罚一下才行,不然她肯定睡不好觉的。”

“难道不惩罚不行吗?”

“不行,其他人看到了别人犯了错也没有受到惩罚会怎样想?而且这些人只被强制戴上禁魔项圈,想要行使武力也没办法阻止。一旦让她们小看了,之后会发生什么我可不好说。”

“咦?难道不惩罚不是代表着我很温柔吗?再说要是惩罚过了的话不也一样容易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吗?”

 

点击前往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link上的作品创作。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