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妹调教0-1
共4章,专题:义妹调教

义妹调教#0

人物设定:

姬冬菱:本文女主,男主的妹妹(无血缘关系),身高 165cm ,五官端正,身材匀称,胸部大小参考绫地宁宁,因为一个罕见的基因突变,全身的黑色素分泌较正常人少,从而导致天生银发,肤色也比绝大多数亚洲人要白,暗红色的瞳孔,惧怕阳光(黑色素少的原因)。出生地不详,只知道出生后因为特殊的外表被父母所抛弃,在孤儿院度过了幼年时光,因为外表而被孤儿院的其他小朋友不自然的排挤,再加上身体原因本身怕光,较少参与同龄人的户外打闹,性格比较孤僻软弱,男主是她人生中第一个十分关心她的同龄人,6岁时因为一次巧合被男主家里收养,和男主同岁,小学时和男主同班,但是初中去上了女校,高中虽然是同一个,但高一没能和哥哥分到一个班,现在高二,重新分班后和男主又一次成为同班同学,学习很好。性格胆小懦弱,思想纯洁。

匡文尃:本文男主,身高 178cm ,长相普通,父亲是当地著名的企业家,母亲与父亲共同打理公司,父母都相对不怎么有时间关心孩子,家里很有钱,但家里的优渥条件未给男主带来满足感,自打上初中后,身边的很多同龄人就开始因他家的权势而谄媚他,让男主缺乏来自真正的朋友的关怀,渐渐的封闭了内心,性格变得暴戾,不再接受来自他人的善意,平日里和狐朋狗友鬼混,外人的眼中是一个惹是生非的富二代,不过内心深处仍然潜藏着与生俱来的善良和正义(不过这个内心深处确实优点深了)。

主要角色就俩,后面如果出现其他人再说

正文:

又是一个平常的周五,我们的男主匡文尃这天又翘课了,他受够了在学校里老师的态度,表面上忌惮他对他很关心,但背地里都瞧不起这个富二代小混混。今天他又去找那些社会上结交的朋友在外面玩了一天,晚上又唱了歌喝了酒,十二点才醉醺醺的到了家,酒精让他的负面情绪全都爆发了出来,现在的他十分想找人发泄心里的不满。

出乎意料的是,家里的灯还亮着,匡文尃进了客厅后,姬冬菱从楼上特地走下来看着他,默默的走进她想帮他把拎着的包放下,但她不知道哥哥现在正在气头上,在匡文尃的视角来看,妹妹大半夜不睡觉还故意等他回来嘲笑他的糗样的,心中的怒火在这一刻爆发了,他一把打开了妹妹伸过来的手,右手揪住了妹妹的衣领,把她按到了墙上

“特地来看我笑话是吧?”

“没有”

匡文尃不听妹妹的解释,继续说:“你个臭婊子不就是学习好了点吗,在我面前装什么蛋,我告诉你你现在能在别墅里,上着有钱人才能上的贵族学校,这些都是我爸给的,你就是我们家养的贱狗,我才是这个家里的少爷”

侮辱性的字眼让他的怒火被发泄出来大半,微微找回的理智让他看清了现在的情况,妹妹现在正穿着比较单薄的睡衣睡裤,身上散发着沐浴露香味和年轻女孩体香混合的味道,他的右手正压在妹妹丰满又柔软的乳房上,他不禁陷入了短暂的沉思。究竟是什么时候的变得这么大的呢,自从初中和妹妹不在一个学校,并且因为交不到真心朋友而封闭内心后,他很久没关注过家人了,每天回到家基本就是钻进自己的屋子,或者干脆半夜等人都睡了才回家,在外也总是和酒肉朋友吃喝玩乐,几年过去,自己的妹妹竟从怯懦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身材诱人长相可爱的高中生了。

想到这,潜藏在青春期男性身体里的野兽爆发了,裤子被下体所高高撑起,虽然我们的男主成天在外面鬼混,但毕竟还是个刚上高二的学生,通俗点讲就是还是处男,借着酒劲,他胆子大了起来,右手有意的去用手背按压妹妹的胸部

“一段时间没注意,身体怎么变得这么淫乱了?这么晚了也不睡,穿着这么薄的睡衣跑出来,果然是想诱惑我吧。”

姬冬菱被这意料之外的话语给惊傻了,一时间不敢相信这是现实,反应过来后马上开口否认

“没有,我就是想帮哥哥拿下包……”

“别狡辩了”,匡文尃看妹妹没有特别剧烈的反抗,胆子越来越大,他抓起妹妹的两只手用左手举过妹妹头顶按在墙上,右手用力一扯妹妹的睡衣,扣子成排的崩开,妹妹的乳房跳了出来,粉色的乳头既性感又可爱,“不是来诱惑我的为什么没有穿胸罩?”

“晚上睡觉不穿的……”

“还在狡辩,我看你就是个淫乱的胚子,和我身边的那帮人一样,就是看重我以后会继承的家业,和我套近乎,只不过你比他们更淫乱,你这个母狗还想和我上床!”

话语进一步壮了匡文尃的胆,他这次把手直接伸进了妹妹的内裤,从前面摩擦着妹妹的小穴,妹妹的小穴没有毛,而且软软的,不仅如此,妹妹的小穴竟然湿湿的,在他的玩弄下,慢慢的变得更湿了,这让匡文尃愈发大胆

“怎么不嘴硬了,说呀,为什么小穴这么湿,我看你就是个贱货,每天都等着我来上你。”

“……”这次姬冬菱没有反驳,因为她自己也知道这次没得反驳。

妹妹的沉默彻底撕碎了匡文尃的最后一丝理智,他拽着妹妹的手来到餐厅,把她推到桌子边,快速的把妹妹的睡裤和内裤褪到脚边,解开自己的腰带露出暴涨的下体,不顾妹妹还是处女,直接插进了那粉色的小穴,瞬间,红色的液体从小穴中溢出,他无视了妹妹喊疼的叫嚷,疯狂抽插妹妹的小穴,很快将要射精的信号就涌上大脑

“贱母狗,爷要射在你的骚穴里了,你给我夹紧了逼接好”

“不要,哥哥,求求你放过我吧。”

匡文尃没有理会妹妹的求饶,当然,他的大脑此刻正处在酒精的麻醉和快要射精的快感之中,妹妹的话语根本穿不进他耳朵。不过同样是因酒精所致,他没有发现,妹妹的小穴在破处后不久,就变得十分湿润,淫水伴随着抽插逐渐溢出,痛苦的喊叫声中不知不觉也掺杂了来自快感的呻吟。但很可惜匡文尃的大脑现在已是一片空白,完全没有思考的余地,随着射精的结束,他感觉头脑发昏,于是扔下了妹妹,晃晃悠悠地走回了房间,倒头就睡。

 

时间回到匡文尃回到家之前,姬冬菱今天怎么也睡不着,哥哥今天又翘学了,高二重新和哥哥分到一个班,本身是一件十分开心的事情,但没想到哥哥现在居然变成了这样,不过即便如此,她仍然相信哥哥是个很温柔的人,而她也一直是哥哥听话的妹妹,想到这,姬冬菱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

没错,姬冬菱有个秘密没有人知道,那就是她一直默默地仰慕着自己的哥哥,一方面是因为身体不能多晒太阳的原因,很少出去玩,所以哥哥是她来到匡家后最要好的朋友和家人;二是哥哥在小学的时候真的很温柔而且有正义感,在她刚来到匡家因为怕生而躲在自己房间不出来时,哥哥会帮她把饭送到屋里并且鼓励她出来和大家交流,也有时会因为姬冬菱被同学嘲笑成白毛妖怪而跟同班同学打架。

思绪回到现实,姬冬菱发现自己的小穴变湿了,这让她感到十分的羞耻。

是的,她因为身体的原因很少和同学出去玩,虽然周围的女孩子大多很关照她,但没有谁说得上是她闺蜜一样的好朋友,也正是如此,她从未参与过同学间的青春恋爱的话题讨论,再加上有威望的大家族家里道德观比较保守,她至今不甚知道男女之事,也不知道自慰是什么意思,只有最基本的生理课的知识,也从未意识到自己内心中对于哥哥的爱恋。

正在她因为羞耻而陷入混乱时,楼下传来了开门声,她整理了下情绪下楼发现是哥哥回来了,于是想上前帮哥哥放包,于是后面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时间回到当晚事件后,匡文尃独自回房间了,留下了姬冬菱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双腿止不住的颤抖,她趴在桌子上哭了,她那仰慕的哥哥不知何时变成了这样。

姬冬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停止了哭泣,小穴的痛楚已经消退了很多,她得以冷静下来回想今晚发生的事情,虽然自始至终都很痛,但到后面开始小穴变得越来越奇怪,而且在哥哥射在里面后,她居然也感到了失禁一样的感觉。我们可怜的女主这时还不知道什么叫做高潮。

她来到了厕所,打开了灯,右手摸向下体,哥哥黏黏的精液还在慢慢地从小穴溢出,她悲伤地用水一遍一遍地冲洗,眼泪止不住的又流了下来。

之后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上了干净的内裤和睡衣,她感到迷茫,养父母这几天都在外面跑商务,半个月内都不会回来,家里的保姆是不住在家里的,只会每天中午来做饭,下午打扫房间,晚饭后就走了,所以家里现在除了哥哥,是没有其他人的。她想找别人商量,想把内心的恐惧和委屈向别人倾诉,可惜在这个夜晚,没有这样的对象可供选择。她默默的拿出手机,在拨号的页面按出了两个 1 ,但随后又删掉了,她知道如果报警哥哥一定会被她送进监狱,内心里对哥哥残存的留恋阻止了她这样做。她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困意最终还是盖过了一切思考,她在床上睡了过去。

义妹调教#1

心中有欲望而得不到释放的可怜人们呦,我是这个世界的欲望之神,为了拯救你们,我为你们创造了全新的人生,我以我的力量,将你在我的世界转生为匡文尃,从此你将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其实就是觉得第一人称更合适,写出来更有代入感

以后本作都讲带入男主视角,女主的内心将以第三人称表现并且会用粉色字体

正文:

这是一个不太普通的周六中午,你终于从床上醒来,准确的说不能算是在床上,因为你此时仅仅是上身趴在床上,下半身跪在床边,伴随着宿醉后的头痛,昨晚的记忆零星浮现,霎时间,全身冷汗直冒

“我好像,强奸了我的妹妹。”

恐惧不受控地涌上心头,在你的脑海里,出现了自己被警车带走,在法院上被宣判,面对父亲母亲……

“等等,不对,如果她报警了,我早应该被抓走了,所以我还有机会!”

你这样自我安慰着的同时,一个邪恶的计划正在诞生:要趁她没报警之前,握住她的把柄让他不敢报警。你从未威胁过别人,不过相比妹妹,你拥有暴力上的优势,并且你想到了社会上有一种东西叫裸贷。你不知到是否能靠这种方式控制住妹妹,但在这危机关头,死马当活马医,不行也得行。

计划有了就赶紧行动,你顾不上洗漱收拾,正好昨天睡觉也没脱衣服,直接出房间门下楼。餐厅里饭菜摆在桌子上,剩了两人份的碗筷,你疑惑于为什么妹妹也没吃中午饭,不过当务之急是找到妹妹。鉴于转了一圈一楼都没有人,外面又是大太阳天,妹妹八成在自己房间,于是你回到二楼侧脸趴妹妹的房间门上,想偷听里面的声音,你没听到任何声音。

你推开了妹妹房间的门,属于少女的芳香冲入了你的鼻腔,妹妹的房间装修整体上比较朴素,但无论是墙上粉色相框的猫咪挂画,还是椅子上摆着的兔子玩偶,都透露着来自少女的气息。这是你抛去小学时期,第一次进到女孩子的房间,但你没时间感慨。

你发现妹妹正蜷缩在床上睡着了,手机还握在她手里,你轻声走近妹妹,想要慢慢抽走她的手机,不曾想她握的太紧,这一个动作把妹妹也吵醒了。她快速的爬起来跪坐在床上,与你四目对视,尴尬又紧张的氛围在你们二人之间蔓延,于是你率先来口

“你报警了吗?”

“……没有”

“我怎么知道你的确没报警?”你打开她的手机确认,她的手机没设密码,所以你很轻松的打开了通话记录。她的确没说谎,这让你安心了很多。

“你现在没报警不代表以后不会,光用嘴说空口无凭!”你攥拳抬起胳膊,一副要对妹妹施加暴力的样子。

你的举动显然吓到了她,她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不要打我,我以后也不会报警的,也不会告诉爸爸妈妈和同学。”

“我说过了,光用嘴说空口无凭,你现在给我把睡衣的扣子解开,把乳房露出来。”

她的手颤抖着没有动作,看来昨天的回忆在这一刻又浮现在了她眼前。

但你这时显然不会去顾及妹妹的心理,很快你就不耐烦了,暴躁的你用右手横向握住了她的下巴,你的手指把她漂亮的脸蛋捏得变形,你攥起左拳,在她面前展示

“你不会希望你这漂亮的小脸蛋被我的拳头刮花吧?”

这句话击破了她最后的心理防线,她艰难的用被握住的嘴挤出

“我马上就脱,别打我。”

你放开了妹妹,掏出自己的手机,一边录像一边欣赏着这样一个白发美少女自己坦漏出乳房。

她是从下往上解的,每解开一个,你内心的兽欲就强烈一分,到最后一颗扣子解开后,丰满的乳房终于挣脱了衣服的束缚跳了出来,粉色可爱的乳头微微挺立。同样的,你的分身也不满的顶起裤裆,弄得你生疼。这时的你已经不再是为了威胁妹妹而做这些了,你的欲望已经被勾起且一发不可收拾。

“可以放过我了吗?”

“你不以为这样就足够了吧?把睡裤也给我脱下来,还有,不许用手挡着胸部。”

经历了刚刚的威胁,妹妹已经不再敢于反抗你的命令默默地褪下睡裤。

“内裤,内裤也给我脱掉,然后靠在床头,两条腿分开,让我看清你的小穴。”

虽然表现出十分纠结的表情,但看起来你刚刚的威胁十分奏效,她默默地执行了命令。

你停止录像,转为拍照模式记录下现在的画面:你的妹妹眉头微微皱起,白皙的脸庞变得红润,双臂无所适从又不敢遮挡身体,只得自然下垂,双手抓着床单,让原本平整的床面出现很多褶皱,睡衣仍挂在手臂上,但已无法遮挡住娇弱的胴体,双腿分开成 M 字,光滑无毛的小穴和丰满挺立的乳房全都暴露在你的视线中。

你再也无法忍耐,解开了裤子露出了你的分身,扑在了妹妹身上。刚刚羞耻的行径已经让妹妹的小穴微微湿润,而你的分身也完全进入了状态,于是没有前戏,你直接插入了妹妹的小穴。温暖舒适而又紧包的感觉让你体验宛如升天的快感。相比昨晚,妹妹的小穴更加适应了你的插入,淫水随着你的抽插越分泌越多,最后妹妹的小穴竟能随着你的抽插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妹妹虽然紧闭着嘴尽量不发出声音,但来自快感和不甘的呻吟却从喉咙不时的传出,这强烈的的加强了你的兽欲,你感到你的分身胀大到了极限,你逐渐加快了速度,射精的欲望不断地高涨,你的分身开始一跳一跳地颤抖,终于将白色的精华射入妹妹的小穴,妹妹也随着你的射精而绷直了腰,你猜测她也达到了高潮。

年轻男性的欲望是无底洞,明明刚刚射精,但你的分身并未就此倒下,它仍然等待着你带领它进行下一场战斗,正当你准备继续刚刚的行为时,妹妹的肚子咕咕地叫了一声,这让你意识到你们两个人都还没吃饭,而且你也饿了,食欲和性欲混合在一起,你诞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把你的小穴给我加紧,要是我射进去的精液流出来,我就把你刚刚的照片和录像都发到网上,懂了吗?”

她惊恐又羞涩地望着你,默默地点头,小穴虽然被摧残过后没有力气,但仍然努力的夹紧。这时你将分身抽出她的身体

“本大爷虽然没爽够,但是现在饿了,我要去吃饭。”她的肩膀放松了下来,以为你要暂时放过她了,“但是本大爷还没爽够啊,你这个做妹妹的不应该继续为哥哥服务吗?”

她没听懂你的意思,但这没关系,你提起裤子,系上了裤腰带,让分身从裤链的开口钻出。你继续命令道

“下床,站在我面前。”

她乖乖的爬到床边,双脚着地站了起来,你看到她的小穴里没有溢出精液,你知道她有好好的夹住小穴,这让你十分满足。你扯掉了挂在她双臂上的睡衣,这下你的妹妹变成了真正的全裸的状态。你拉着她的手臂,把她往房间门外拽,这个举动吓坏了她,她这次用另一只手抓着门框拒绝随你出去。

“没关系,阿姨不在家,而且拒绝我真的好吗,原来我淫乱的妹妹就希望自己不穿衣服的照片被发到网上啊。”

“不行,求求你了,我会听话的,不要把照片发到网上!”

“听话那就给我放手!”

虽然很不情愿,但她还是放弃了最后的抵抗。你拽着她来到了楼下餐厅,你选了个正对餐厅门口的位置坐下。

“姬冬菱,你钻到桌子下面跪下给我口。”

她乖乖地钻到了桌子底下,你示意她来到你两腿之间,之后就是沉默,她在你两腿之间羞红了脸,但毫无动作。

“愣着干什么,快给我口!”

仍然是沉默,之后她艰难地从口中挤出一句话

“哥哥什么是口?”

出乎意料但却有在情理之中,你没想到你的妹妹单纯到这种地步,但这也让你欣喜若狂,毕竟把一个冰清玉洁的妹妹调教成为为哥哥服务的母狗远比结交一个淫乱的女孩来得有成就感。

“意思就是用你的嘴去给我的鸡巴服务。”

她虽然仍然不清楚具体怎么服务,但她现在大概了解到了你要让她干什么,她咬咬牙,下定了决心,然后闭上眼抿住了你的龟头。人的口腔的灵活度是远高于小穴的,来自嘴唇和龟头的摩擦让你体验到了不同于插入小穴的性快感。

“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还有手不许扶着我的腿,给我用手撑地只许用嘴,用舌头给我舔,把你的嘴当成第二个小穴,模仿我插你的小穴一样,给我好好口”

你一边享受着饭菜,一边享受着妹妹的口交。她不敢糊弄你,正认认真真地用嘴套弄你的分身,舌尖不断划过你分身的沟槽,虽然妹妹的口交毫无技巧,让你有些痒痒的,但仍然带给你了十足的快感。来自口腔的美食带来的满足和来自下体的性快感混合在一起,让你的肉体十分的满足,而一想到你的妹妹同样饿着肚子却要在桌子下面一边闻着饭菜的香味,一边屈辱地舔着你的下体,这让你心理上也感到十分的满足。

正在你享受这极致的侍奉时,门庭那边传来了开门声,这下姬冬菱着急了,她放开了你的分身,委屈巴巴地从你两腿间露出脑袋,用泪汪汪的大眼睛望向你。

“继续,不许停。”你摆出了一个略带嘲讽的表情,果断击碎了她的期待,不过妹妹实在太可爱了,你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妹妹没有办法,只得继续给你口。

从声音上判断,进门的人已经换完了鞋,开始往屋内走了,声音逐渐接近餐厅,妹妹因为紧张而吸得更用力了,这没把紧张的情绪传递给你,反而让你更加享受。终于,进屋的人开口了,是你们家的保姆。

说来奇怪,虽然匡家很有钱,房子也不那么小,但出去大扫除时期,平日里只有一名保姆,她每天快到中午来做中饭,下午会做家务和做晚饭,晚饭后就会回自己家,这也是因为匡父不喜欢别人在自己家里导致的。

保姆这时已经走到了餐厅看见了你,好在桌子是长条状对着餐厅的门的,所以处在门口的保姆目前看不到桌下的冬菱,不过如果这时保姆走进来到桌子的左右两边,一定就能看到桌下妹妹的裸足进而低头看到全裸的妹妹。你的理智稍微找回了些主动权,你这时才感受到了紧张,但很快这一丝紧张就被你的兽欲逐出大脑。

你的妹妹也意识到了自己很容易就会被发现,再加上她背对着门,更是无法看到保姆是否看见了她,这让她的大脑接近宕机,嘴叼着你的龟头不再有动作。

“才吃饭啊,都快一点半了,是不是昨晚又出去胡闹了,才高中,好好学习才是正道。”保姆这样对你说道,她已经四十多岁,显然早已为人母,看见想自己孩子类似年纪的孩子成天不学习,她显然也很关心。尽管以第三方的角度看待,这无可厚非甚至合情合理,但显然你不这么想,你现在只觉得她太爱管闲事了,而你显然会把这份不爽发泄到身下的妹妹。

你把左手放在妹妹脑后,慢慢的将妹妹的头拉向自己腿间,这让你的分身深入妹妹的口腔,直奔喉咙,本身因为紧张而呼吸急促的妹妹因为深喉口交而无法呼吸,身体微微颤抖却不敢发出声音和反抗,因为她知道那样一定会被保姆阿姨发现的,再加上没吃饭,身体无力,她只能在你的两腿之间强行忍耐,寄希望于你能大发慈悲放过她,但很显然你不会轻易放过她,毕竟现在妹妹喉咙一收一松的状态弄得你龟头很爽。

“哎,不用你管。”

你故作镇定地回答保姆,而保姆也没看出什么异样,继续对地说

“冬菱呢,这碗筷还摆在桌子上,她怎么也没吃饭,上高中的女孩可不能缺营养,再加上天生的病运动少,身子骨就弱……”

这差异的态度让你更加不爽,于是你的左手更加用力,让你的分身更加深入了妹妹的喉咙一些,这让妹妹身体抖了一抖,更加用力地想要逃离你的控制,但很显然脖子和手的力量不在一个量级。

“不知道,没准赖床了。”

“你以为是你呀,你也应该学学你妹妹,学习又好,作息又规律,你要是有你妹妹一半听话老爷他都要烧高香了。你吃完了去敲敲你妹妹的门,跟她讲下来吃饭,学习再重要也没有身子骨重要,我先去外门剪一剪院子里的花。”是的,门外的小花园除了每周来人修剪,平日里也是这个保姆来浇水。

保姆说完话后,转身离开,又出了门,你这时才放开妹妹,此时妹妹已经窒息半分钟了,你一放开,她就赶紧离开你的分身,大口大口地喘气,但你没给她太多时间,刚喘几口气,你就双手抓着她的头,把她的嘴当成飞机杯在你的下身上套弄。

“刚刚我允许你停了吗?我没说停就擅自停下来,是忘了自己的照片了吗?”

听了你的话,她不敢再懈怠,主动用嘴套弄起你的分身,你放开她的头,继续享用桌上的菜肴。

很快,你又即将迎来射精

“我要射在你嘴里,不许给我漏出来一滴出来”

你发泄在了妹妹的嘴里,慢慢抽回分身。妹妹的小嘴微微鼓起,你知道里面装的是你的精液。

“抬头张开嘴,让我看看,不许咽下去。”

她顺从地张开了嘴,你的精液和她的唾液混合在一起萦绕在舌头、牙齿之间。这时,她的肚子又发出了咕咕叫声。

“饿了吧,今天给爷服务的很满意,奖励你可以吃饭。”你从桌子上拿起了属于她的装着一碗米饭的碗展示在她面前,“想吃吗?”

虽然妹妹表情上看起来十分不甘,但仍然点了点头。

“想吃就给我从桌子下面爬出来!”你指了指自己旁边,餐厅里的空地,那个地方再无任何遮挡,如果这时保姆再回来,那绝对会被看见。你的妹妹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但想到刚刚因为不服从命令而受到的窒息虐待,她这次乖乖地爬了出来,你把一个玻璃杯放在她面前,说道

“把嘴里的精液吐到这里,小穴里还没流出来的也给我扣出来放进去,小穴没夹紧这次我就不计较了。”你清晰地看到因为她的大腿根部,可能是因为刚刚窒息脱力,小穴里的精液顺着腿流了下来。

从她的表情看来,她在庆幸你没让她把嘴里的白浊液体咽下去,也庆幸于你没再找理由惩罚她,但她并不知道你的计划。当着你的面,她先把嘴里的精液混杂着唾液一并吐在杯子里,然后又羞红了脸,跪在地上分开腿,把杯子摆在小穴下方,慢慢放低身子,用手掰开小穴,让里面的精液流入杯中。

你满意地拿起杯子,又拿起刚刚那碗米饭,当着她的面,把杯子中混合的白浊液体倒在米饭上,在她震惊之余,你对她说出了绝望的字眼

“好心的哥哥为妹妹准备好了牛奶盖饭,妹妹不会拒绝哥哥的好意吧?”你面露威胁的表情。

“……我…我会吃完的。”

“这才是我的好妹妹。”你摸着她的头,但这温柔的举动在此情此景下已经不再显得友善,而是极具威慑力。

你又拿起刚刚的杯子,倒了一杯牛奶,放在了怔怔地跪坐在地上、双眼直勾勾看向那碗米饭的妹妹旁边。

“光吃米饭太干了,我又帮你接了杯牛奶,也要一起喝完哦。哦对了,还有,”你用手把桌子上的另一双筷子打掉在地上,“对不起哦,哥哥不小心把冬菱的筷子碰掉了,冬菱只能用手捧着碗直接用嘴吃了,我的好妹妹冬菱一定会原谅这个哥哥的吧?”

她不敢反抗,犹豫了一下,先将牛奶一饮而尽,接着捧起饭碗,强忍着难闻的腥味开始大口吃起米饭。在这同时,你怎么会闲着呢,你拿起桌上的小西红柿来到她的身边

“把屁股撅起来!”

她撅起屁股,用手肘支撑上身,低着头趴在地上吃着米饭,就像一只小动物一样。你蹲在妹妹的侧面,伸出左手抚摸妹妹的肚子

“大家都说女孩子不只有一张嘴,上面的嘴有得吃,下面的嘴也饿了怎么办啊,哥哥来喂你下面的嘴吧。”

她一瞬间是疑惑的,但很快就理解了你的意思,因为你正在慢慢地把小西红柿塞入她的小穴。她不敢抵抗,只得一边继续忍受着你的凌辱,一边继续吃着碗里的精液米饭。你一边来回进出地试探,用小西红柿在她小穴附近摩擦,时不时用小西红柿的尖尖去戳她的阴蒂,玩腻了你就会把小西红柿旋转着塞入她的小穴,然后再拿一颗重复刚才的过程。在你的玩弄下,姬冬菱的小穴开始分泌淫水,使小西红柿更加容易进入,不一会,你已经塞入了四颗,你明显感觉到里面已经满了,但你仍然拿出了第五颗在她的小穴附近刮擦试探。

“不行……了,哥哥,里面…已经满了”

你当然也知道这一点,不仅如此,你还看到妹妹的小穴快速的一张一合,嘴里还不是地传出可爱的呻吟,你虽然没有经验,但你猜测妹妹可能快要高潮了。于是你更加快速地摩擦她的小穴,然后在合适的时机,用力地摩擦了一下她的阴蒂,她不出意外的高潮了,少量的淫水喷射了出来,全部流入你已经用另一只手拿来、刚刚用来装牛奶的杯子里,随着高潮,小穴里的四个小西红柿也被挤出掉入了杯子里,刚刚小穴里的精液没清理干净,小西红柿上还沾有少许白色。你把手中的第五颗也放在杯子里。

“看来下面的小嘴不爱吃水果呢,那只能上面的嘴来吃了。”你把杯子拿到她面前,“吃完正餐吃点水果对身体好。”

她无法拒绝,只能当着你的面把那几颗沾满淫水和少许精液,甚至还有些许体温的小西红柿吃掉,你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妹妹,不禁为接下来的美好性福生活而高兴。

你拽着她走出了餐厅,来到窗口,打开窗,对着正在花园浇水的保姆喊道吃完了,你让躲在你后面的妹妹对保姆喊道中午饭吃过了,今天下午要复习课业,晚饭再出来,保姆不要打搅她。之后你把妹妹拽进她自己的房间,并没有还给她手机,逼她交出房门钥匙,把她独自一人关在了屋里,从外面反锁,你隔着门对她说道

“从今往后你无论干什么都要向我申请,我的命令你都要无条件服从,要是敢反抗我就把你的裸照发在网上。”你也不等她回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研究起了妹妹手机里的内容。

 

视角转到妹妹的房间里,她现在感到全身都充斥着哥哥的精臭味,大腿上沾满了淫水,小穴里仿佛还能感受到刚刚小西红柿的感觉。她拿纸擦干大腿,从衣柜里拿出了内衣穿上,然后换了一件常在家里穿的白色连衣裙,上面的花纹很朴素,但配合妹妹白皙的皮肤、银发和姣好的面容,让妹妹显得十分可爱。但冬菱现在没心思思考这些,刚刚因为紧张一直没注意,回到房间后才发现有些许尿意,厕所在房间外面,她试着去开门,发现门被反锁了起来。无奈的冬菱只得坐在自己的书桌旁,去复习这一周的所学,以此来分心不去考虑膀胱内的液体。

作者的话:

好了,以上就是序章和第一章,说实话,本人一开始也没想到我真的会去写黄色小说,但在本站和 P 站看了那么多作品,总感觉 xp 对口的很少,有鉴于本人想象能力还可以,决定尝试自己写写看。

如果大家喜欢看,可以评论告诉我,我也好有动力更新,工科生文笔极其有限,而且本身想着序章就直接发来着,但感觉写了巨多后才三千五不到(悲),最后有写完了第一章才一起发出来,大家见谅,接下来的剧情大概会同样注重重调教(玩花样)和心理。

点击前往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未经作者授权禁止转载

评论

  1. Android Chrome
    1月前
    2021-9-14 13:02:26

    可以可以

    • 入孤梦-reigam
      入孤梦-reigam
      Android Chrome
      1月前
      2021-9-14 13:58:25

      第二章已经发了,就等审核,P站那边不审核是快,但是那边不能改字体颜色,还要科学上网

      • 若雨
        若雨 馆长
        Android Chrome
        1月前
        2021-9-14 15:22:02

        抱歉啦<( )>,我们也要确认一下文章内容有没有什么违反投稿指南的内容哦

        • 入孤梦-reigam
          入孤梦-reigam
          Android Chrome
          1月前
          2021-9-14 20:23:25

          哈哈,理解理解,意思是要是有人特别急可以去那边看,但下一章用到粉色比较多,那边体验不好

  2. Android Chrome
    1月前
    2021-9-14 13:02:41

    作者加油

  3. hcqc45
    hcqc45
    Android Chrome
    1月前
    2021-9-15 1:03:49

    好评

  4. 匿名
    Android Chrome
    1月前
    2021-9-16 0:49:07

    人渣

    • 咸鱼萝莉
      咸鱼萝莉
      Android Chrome
      1月前
      2021-9-16 10:30:44

      ?,为什么要这样说,人家作者又没有说这是真实事件改编的,只是人家写出来的,

    • 入孤梦-reigam
      入孤梦-reigam
      Android Chrome
      1月前
      2021-9-16 23:11:53

      作者本人在现实中是个很普通的大学生,就像你在游戏里杀人但现实中不会杀人一样,写黄文和看黄文都是娱乐消遣,不要入脑。我觉得我的说法足够客气了。

  5. 匿名
    Android Chrome
    1月前
    2021-9-17 0:16:20

    虽然但是,男主还是太屑了

    • 匿名
      Android Chrome
      3周前
      2021-10-05 0:42:34

      说男主渣,没主体容易让人误会。不过男主正义感没感觉到呢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