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同人】空弦的宣传策略

写在前面

子宫play警告 扶她警告

以上,祝您用餐愉快。



“呜哇……好舒服……” 结束了一整天的劳累,发出可爱娇吟的空弦,正四仰八叉地斜倚在比她还要矮小一个头的博士的怀中,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偶像身份——也许她并没有忘记,不过,在博士面前,她永远是那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

还是一名拉特兰的修士。想当初,正是为了拯救濒临破产的修道院,她才决定走出拉特兰,为大家谋一条生路。谁曾想,原本打算出售的修道院特产,并没有赚取足够多的利润,反而是作为宣传修道院啤酒的手段的街头才艺演出,获得了非同一般的反响。就这样,她一步步走向了舞台,成为了龙门,乃至整个泰拉东部无人不知的顶级偶像。当然,这其中少不了罗德岛和拉特兰方面的运作,不过作为最重要的偶像本人,空弦的实力也是数一数二的优秀。靠着数以百万计的门票收入,以及比门票还要多一个数量级的唱片销售成绩,她成功地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了兰登修道院,甚至是拉特兰的未来。至于原本作为拳头产品的修道院啤酒……实话说,有谁不想在参加完最喜欢的偶像的演唱会之后,前往附近的酒馆,来一杯冰凉的,据说是由偶像大人亲自监督制作的啤酒,作为一天的结束呢?

作为一名艺人,她的人生可谓圆满。不仅仅是因为划时代的知名度与富可敌国的收入,更重要的是,她甚至还因此收获了爱情。尽管考虑到偶像身份,她并不能将这段恋情公之于众,不过百忙之中能够和自己的经纪人,a.k.a.罗德岛的领导人,巴别塔的恶灵,那个叫做“博士”的神秘人缠绵卧榻,确实是令人艳羡的一件事。当然,在罗德岛和拉特兰——又是这两方势力——的运作下,关于空弦的绯闻,这根本就不存在。正是凭借着这层关系,她才能有恃无恐地躺在博士的怀中,一边饮酒,一边和她的心上人打情骂俏。

“——!!” 这里,要高音…… 气息,气息! …… 三拍子不能乱,三连音接附点四分…… ……

呜,裙子好短…… 里面,要被看到了……

“醉了?” 博士的声音,将空弦游荡的思绪从漫无目的之中拉回现实。酒精作用于大脑,无神的瞳仁勉强聚焦于酒杯,她再次看清人世的细节。

“没……没有……” 一般情况下,醉了的人都会说自己没醉。不过,她脸上的一抹红霞,分明勾勒出了她的醉态。趴在桌上的空弦仍然穿着演出时的服装,一身湛蓝小马甲,点缀有华丽缎带与白色荷叶边,一头柔滑的金发如盛夏的麦浪,自头顶倾泻而下。她的目光迷离而妩媚,双色瞳如同一对红蓝宝石,折射着杯中金黄色的佳酿。方才在台上意气风发的偶像,双臂正慵懒地搭在博士的肩头,向她最信任的人展现任性的一面。

不过,不论空弦小姐如何任性,博士都不会斥责她——毕竟,这次巡回演唱会,随着刚刚的那场烟花秀,已经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这位可爱的黎博利少女,尽情享受人生的时间了。

“还说没有醉,你看,你的眼睛都直了。” 博士摘下手套,用苍白的手指刮了刮空弦的小鼻子。在料理店的这个绝对私密,绝对安全的空间里,博士也放下了一如既往的架子,向她心爱的干员展示出自己的真实。毕竟,这家坐落于龙门,拥有罗德岛与文月双重投资背景的,东国传统风格的高档料理店,可不是什么闲杂人等都能进入的。

“直了是因为……因为……” 她的声音越来越轻,直到最后无法分辨字句。不论博士如何虚张声势,小小的黑发少女,穿着过于宽松的大风衣,苍白的脸蛋几乎是埋在立起的衣领之中,怀中躺着一名比她高大许多的黎博利少女。这般滑稽的场面,任何人看到都会感到讶异——那个只活在传说中的博士,竟然……是个小女孩?

“因为什么呢?” 博士将双唇贴近空弦的耳边,一手搂住少女的脖颈,另一只手玩弄着她竖起的耳羽,温暖的热流隔着头发吹在耳廓,让她本已燥热难耐的身体更加兴奋。

“因为……” 空弦的声音依旧细若蚊蚋,她说完,顿了一顿。 “里面太舒服了!!” 接着,她趴在博士的耳边,几乎是嘶吼着,将博士反身按在了榻榻米上。在她身下,原本臀部坐着的地方,早已是草席被液体浸透的深色。!

“哎哎哎……?” 被突如其来地按在榻榻米上,博士的心里却是如明镜一般,很快就理解了她想做什么。她只好装出一副震惊的样子,只为满足最可爱的空弦酱的奇妙性癖。

“都是你……给我装了这样的东西……今天也要……” 二人心意相通,她跨在博士的身上,稍有起伏的胸口压在少女博士那同样青涩的峰峦,缓缓摩擦着。她的表情魅惑而饥渴,双眼蒙着一层水雾,红颊如同两只可爱的苹果,几乎要滴出水来。白皙的手指攀上博士的脸颊,常年隐匿在兜帽之下的少女,能够清楚地感受到空弦的心跳,与她指尖的脉搏。

“那,我帮你取出来?” “喵!” 顺势一抓,博士揪住了少女的尾巴根。敏感至极的部位被偷袭,即使是黎博利,也会发出菲林一般的惊呼。不过,让偶像大人出丑,这还不是博士的目的。

“不要……没穿内裤被发现了……” 左手揪住尾巴,向上轻拉,空弦的私处就毫无遮挡地暴露在空气之中。很难想象,那个在台上光彩照人,龙门网络的演唱新星,艺名为空弦的偶像,竟然是淫乱的真空少女!想象着这样的场面,空弦和她的经纪人,罗德岛的小晶博士,在龙门繁华街头一角,隐秘的料理店里,做着极尽荒淫的露出之事。

“哦哦!没想到空弦酱也会不穿内裤!咦,这是什么呀?” 尽力配合着空弦的表演,博士的右手在她的股间摸索着。在一片柔滑如丝缎的肌肤之间,她“意外地”发现了一根天线。轻松牵拉,原本即将吻上嘴角的空弦,猛地向后仰起头。

“唔嗯……!不要拉……被发现了……” 少女顺势跪立在博士上方,紧绷着身子,双手抱起层层叠叠的淡蓝裙摆。这套衣服,是罗德岛委托专人设计,花费重金为空弦量身订做的演出服。恰到好处的尺码,保守而又前卫,能够最大限度地展现刚刚成年的少女窈窕的身材,百褶短裙配上短靴,在保证不走光的同时又尽可能地提高露出度,对于需要在炎热的龙门连续唱跳几个小时的空弦来说,可以说是非常人性化的设计了。

当然,这样的装束,穿在如此可爱的少女身上,色气程度自不必说。甚至不需要去调查,仅凭想象都能推断出,有多少欲火难耐的年轻少男少女,对着他们心爱的偶像的写真,发射过充满欲望的弹药。而他们梦寐以求的手淫对象,那个光彩照人的可爱空弦,现在正跪在另一个女孩子的身上,向她展示着自己刚刚剃过毛的幼嫩私处,以及那根令人遐想的,通往桃源的粉红色天线。博士调皮地向下牵拉,绷直的天线发出沉闷的嗡嗡声响,暗示着在空弦的体内有个什么马力强劲的东西正翻江倒海,胡作非为。

“喔!偶像的小穴里,居然塞着这样的东西!” 右手手指有节奏地拉扯天线,博士的另一只手,伸回了自己的衣袋之中,取出了一台简化版的个人终端。指尖轻触,那令人在意的微弱嗡鸣骤然增强了几分,而空弦的身体,也随之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呜啊啊啊……被发现了……子宫里的小宝宝……偶像生涯结束了……” 大股的粘滑液体,随着小穴的开合肆意涌出,抖动的肉臀与双腿表明她正经历着难忍的兴奋。空弦索性转过身,将她那圆润可爱的小屁股直接冲着博士。少女的身体干净而纯洁,即使是经过一整天的蹦蹦跳跳,前一晚用护理液清洁过的私处仍然保持着怡人的媚香。

不需要博士亲自动手,她那不久之前还握着话筒的双手,此时已熟练地分开两瓣肉唇,将粉嫩的淫肉暴露在博士的面前。如果说有什么场景比现役偶像主动开穴更加令人血脉贲张的话,那就是……

“喔!今天的空弦酱,子宫里也好好的装上玩具了呢!” 那根粉色的天线,确实是通往空弦的小穴深处,不过,比大多数最淫乱,最下流的想象要更加的深入。虽说距离初尝禁果仅仅过去了半年有余的时间,但是这只小淫娃,早已学会了控制小穴的肌肉。手指插入小穴,用力向两侧撑开,深吸一口气,她的子宫口就轻而易举地展示在敞开的阴道底部。穴口周围,一圈带有缺口的嫩肉,那是她曾经拥有的纯洁,从嫩肉中直挺挺穿过的细长天线,通往子宫口,暗示着里面藏着更大的惊喜。

“什么……博士早就知道了?呜……坏……” 一面假哭以配合博士的演出,她一面吐纳着气息,推动子宫在肚子里前后蠕动。插进子宫口里的天线随之晃动,诱惑着博士做更加过分的事情。

“毕竟,我可是罗德岛的博士嘛。” 她当然对此心知肚明,毕竟,几个小时之前,是她亲手把那样东西,塞进了空弦的子宫里。手指捻住天线,她轻轻地向外拉扯,幼嫩的宫颈被从内侧牵拉,形成了一个漂亮的小肉球。肉球中心的子宫口呈现出扁圆的形状,稍显松弛的小孔微微张开,露出内侧被天线摩擦了几个小时,因为充血而变得鲜红的宫颈内侧的嫩肉。

“呜啊啊啊……好厉害……” 硕大的物体从内侧无情地挤压子宫口,剧烈的震动几乎要将子宫里侧最娇柔的部分液化,强烈的快感让少女无力地趴在博士的双腿,口中只能呜咽没有意义的呻吟。跳蛋粗暴地玷污着那本来是用来怀孕的,对于女孩子来说最重要的圣地,每次震动都能通过无数细密的子宫内膜绒毛忠实地传达到空弦的大脑。看着空弦这样的媚态,博士也难忍情欲。她解开了自己的大衣,露出了隐藏于阴影之中,娇小而苍白的幼女身体,以及与身体极不相称的,如婴儿手臂般粗大的扶她阳具。

“要取出来了哦。来,含住这个。” 博士轻轻拉了一下跳蛋的天线,子宫口突如其来的肿痛让少女张开了嘴,顺势将整根巨炮含入。很难想象,这样的清纯偶像,在给别人口交的时候竟然也是如此熟练。

“唱了这么久的歌,嗓子应该很累了吧?这样会舒服些吧?” 空弦乖巧地将超过二十厘米的阳具连根含进嘴里,用那张能唱出各种美妙音符的小嘴殷勤地服侍着博士的性器。巨龙的前端直达喉咙,用淫猥的形状抚慰着劳累的声带。不过,如果只是如此,那就太过于稀松平常了。

“唔嗯……” 一阵震动从口中巨物传来,直达喉咙深处。空弦注意到,这股震动的节奏,竟然和自己体内的那个不听话的小玩意相同。也就是说——

“是的哦,我的里面……哈啊……也有一个……” 博士分开双腿,露出了同样的一截粉红色天线。原来,自己在台上蹦跳,却不得不忍受着腹中一波又一波汹涌澎湃的快感的同时,博士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想到这里,空弦的吮吸变得更为饱满有力了。

“哼,唔……” 忍受着下身的牵拉与阵痛,卡在宫口的跳蛋带给了空弦分娩一般的奇妙体验。柔软的子宫肉和坚硬的跳蛋壳交融在一起,挤压的酸胀带给她远胜高潮的强烈快感,即使是单纯的拉扯也能让她陷入狂乱之中。更何况,上下二穴的震动,每时每刻都在侵蚀着她矜持而纯洁的内心。

“准备好了吗?要拔出来了……”

“嗯唔……!” 小晶博士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作为幻想种的空弦,虽然名义上是黎博利,可是无论从各方面来看,都像极了一只可爱的淫乱小猫咪。如果说,有什么种族,能比发情时的菲林还要饥渴,还要欲求不满,那想必就是当前趴在身上的空弦,所代表的那一个小小的黎博利分支了吧。享受着令人安心的口穴服务,空弦的水嫩口腔,即使是相比她的小穴也不遑多让,哪怕不在里面注入点什么东西,只是单纯的将阳物放在她的嘴里,任她吮吸,也是一种享受。

何况,在这种男性的享受之外,博士作为女性的部分也在共享着空弦的快乐。即使她的子宫口早已因为长年累月的过激玩法而变得松弛,但敏感程度却和刚刚品尝性爱的处女没有什么区别。实际上,在台上表演的时候,考虑到安全因素,空弦子宫里的那颗小家伙并没有工作,但是小晶的那一位可是没有闲着。就这样,承受了几个小时的无间断高潮的她,在心中暗自立下毒誓——

一定要让空弦酱也这么舒服!

拉着天线的手指稍一用力,一股对抗感便从指尖传来。娇嫩的子宫口吃痛,当然更有可能是因为突如其来的酸软快感,那原本凸起如小丘的宫颈,竟稍稍收紧了一些,将跳蛋又吞了回去。

“这么……唔,不……不舍得吗?”

“唔喵……” 一边发出可爱的呻吟,空弦的子宫一边在和小晶妹妹的手指比拼着拔河。杏子大小的跳蛋微微撑开粉红色的宫颈,露出一部分圆滑而湿润的壳体,与跳蛋紧密接触的,女孩子最敏感的部分,被蛮横地一圈又一圈地研磨着。就这样,几个来回之后,她再也承受不住这般持续的挑逗,攀上了绝顶。她贪婪的子宫本能地收缩,若是正常的性爱,这样的动作可以让这个淫乱的肉袋尽可能多地饮用男孩子的牛奶。不过对于空弦来说,将那个嗡嗡作响,能够带给她舒服的设备留在体内,才是更为重要的事情。每当博士捻住跳蛋的天线,用力向外拉扯,空弦都会用达到高潮的子宫口娇蛮地将跳蛋拉回去。直达喉咙的粗大阳具沉闷地震动着,张开至极限的喉咙竟因此感到了一丝神秘的清凉感。上下两张嘴一齐流淌着欢乐的液体,被博士完全占有,玩弄身体的全部,这份欣喜令她变得比平日更加色欲诱人。

“嗯哼……怎么样,玩够了吗?” 轻声询问着,博士却只通过阳具的摆动,得到了左右摇头的答复。看来,对于空弦来说,卸下了演出的重担,今天大概是不玩到高潮昏迷不会罢休。于是,博士在暗中将两枚跳蛋的强度推到最大,好进行下一步的游戏。

“放松……” 博士用手指轻捋了一下空弦的尾巴根。少女一惊,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不放松的话……唔啊……是绝对取不出来的……” “呜嗯……” 感受到小穴里一次次的牵拉,以及那忽强忽弱的,令全身酥软的震动,黎博利少女几近疯狂。她尽可能地将注意力放在色色的地方,用本能的反应对抗着博士的力量。这样的游戏,她已经体验过几次,每次都是以连续高潮几十次,小腹肌肉酸痛难忍作为结束。不过,既然如此令人愉悦,那也没有什么拒绝的必要了。小球牵拉着子宫在小穴里进出,宫颈和肉壁摩擦的奇妙触感,或许只有像她这样的淫乱少女,才有机会体验。

“吸……呼……再吸……对,就像这样……” “唔嗯!唔!” 博士用手按压着空弦赤裸的下腹,试图将那对于空弦这样没有生育经历的少女来说,过于巨大的跳蛋从子宫里推出。很显然,在没有辅助道具的情况下,想凭借蛮力将其取出,几乎是不可能的。确实,如果完全不怜香惜玉,单靠手臂的力量的确可以突破子宫口的封锁,但这样的行为非但会让女孩子承受极大的痛苦,而且会造成永久性损伤——这一点,小晶博士,以及她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将都深有体会。

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在她的干员身上发生第二次。因此,这样的“拔河”充其量只是一种过激的玩耍,而空弦也确实乐在其中。恰到好处的按压与拉扯,既能让空弦的子宫口被跳蛋最大程度地蹂躏,又不至于让她感到疼痛。

“啊,不如……这样?” 空弦听到博士瓮声瓮气的惊呼,心里如同吃了蜜饯一般欣喜。一般情况下,只要她发出这样阴阳怪气的声音,通常意味着又有什么新玩法要实践在自己的身上了。

“唔唔~” “可能有点疼……嗯。” 猛然间,她感受到小穴里,那已经被拉伸至极限的宫颈,又被跳蛋拖着往外脱出了几分。即使发出的声音再乖巧,但那股和第一次失去子宫处女时的刺痛无异的感受,清晰的表明,她的宫颈正在不堪重负,一点点地被撑开。银牙轻咬口中的阳根,她委婉地乞求着博士不要弄坏她的子宫口。

“放心……不会像你可露希尔姐姐那样的……” 摸着空弦的尾巴根,安抚少女的情绪,博士注意着空弦身体的极限。紧致的子宫口,刚好能容下一颗跳蛋的尺寸,细长的宫颈管彻底变成了跳蛋的半球形状。拥有女性性器的博士非常清楚,这这段一寸余长,通常情况下窄的连棉签都捅不进去的,连接着子宫口与宫腔的细小肉管,到底有多么敏感。

毕竟,若是将跳蛋直接塞进她松弛的子宫,就好似将鸡蛋装进购物袋一样,难以填满每一处空间。经历过扩张的子宫口,刚刚好能够轻松卡住一枚乒乓球大小的东西,同时又不至于撑得过于难受。

“呃呃——!” 很明显,这样的技巧是极其有效的。可怜的黎博利双腿颤抖着,胡乱夹紧身下少女的腰,跳蛋的每一次颤抖都能结结实实地重击她肿胀的宫颈内侧,将高潮实打实地激发出来。这样的高潮,每秒要发生好几次,残酷的绝顶几乎是在瞬间融化了她的意识。除了快感,她什么也感受不到,纯粹的欲望将她彻底俘虏,变成了子宫的母畜。口中的阳具刺激着小舌,凶暴的呕吐反应被博士的巨龙强行堵在食管,扩张成O形的喉咙被震动着的阳具肆意奸淫。忍受着上下二穴的凌辱,少女只能翻着白眼,发出凌乱而凄美的呻吟。

“舒服吗……还有……接住这个……唔哦哦哦……” 眼看着空弦的大脑即将被高潮烧坏,博士仁慈地决定给她一个痛快。子宫口就像投石机的布袋,捏住跳蛋天线的手指稍松,紧绷的子宫壁构成的弹簧便干脆利落地将跳蛋石头射进了女孩子的城堡里。跳蛋精准地砸在子宫后壁上,突如其来的撞击感,使得空弦双眼一黑,子宫口射出了积存几个小时的少女汁,尿道口也同时喷出了华丽的失禁水柱。而她的口穴,被后仰的身体带着往上一抬,紧接着向下一探,这无意识的进出,也让小晶博士缴了械。她的阳具,本就是阴蒂重塑而成,远超一般男性的敏感度使得她极易绝顶。更不要说,在她的子宫口,还有一颗跳蛋正不间断地欺负着她的女性器官。

“糟了……” 双腿绷直,她尽力地忍住阳具喷射的欲望,但她的子宫口并不给她这样的机会。夹紧的大腿根让子宫口更加紧密地与跳蛋贴合,富有弹性的宫颈像果冻一样颤抖,轻松地被卡在宫颈管的跳蛋顶上高潮。女孩子的绝顶,带动着男孩子的部分一起,从那深深刺入空弦口穴的阳具中,射出她期待已久的阳精。接着,她眼前一黑,大咧咧地躺在了榻榻米上晕了过去。

博士的体质毕竟不如身为幻想种黎博利的空弦,等她再次醒来时,她绝望的发现,那只金色的狮鹫,已经把桌上能吃的东西都吃完了——而她本人仅仅在性爱之前,二人饮酒之时,胡乱地填了几枚寿司。

“呜……我睡了多久……” 博士揉了揉眼睛,下腹的酸软仍如附骨之疽,空落落的肠胃持续地发出鸣响。

“不知道喔。不如说,下次在做之前……”空弦顿了一下,“先吃些东西比较好吧?” 说着话,她的手心里,变魔术一般多出来一只修道院面包。

“毕竟,作为偶像,突然晕倒可是不行的哦。”

点击前往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link上的作品创作。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